歡迎訪問保山新聞網,您可以選擇訪問: 保山市 隆陽區 施甸縣 騰沖市 龍陵縣 昌甯縣

    保山搜索

    首頁 保山新聞網 焦點專題 “不忘初心 牢記使命”主題教育

    【不忘初心 牢記使命】父親楊善洲:他就是那個一輩子做好事的人

    2019-08-08 17:25 雲南網

    微信圖片_20190808145657

    楊善洲走在自己親自培育的森林裏檢閱著他的士兵。楊江勇 攝

    父親楊善洲離開我們已經9年了,可他的身影卻時常浮現在我的眼前。

    父親楊善洲的一生,始終堅守著共産黨人的精神家園,踐行著共産黨人的初心和使命,生動诠釋了當代中國共産黨人的先進和優秀。他的先進事迹讓人肅然起敬,實時提醒我們如何做人、做事。

    在緬懷他的日子裏,我時常想起那些和他在一起的日子,那些鮮爲人知的事常常會在我腦海裏萦繞,令人夜不能寐。

    于是我開始想盡辦法去尋找、記錄有關父親的所有事情。

    爲此,我多次跑到永福村,找到了父親生前的秘書楊光傑叔叔,他爲我講述了他眼裏的老書記楊善洲。

    在那段特殊時期裏,父親楊善洲只全身心赴在糧食生産上,從不與“人鬥”……

    楊叔叔告訴我,他最初接觸父親是在1965年左右,在大理、保山縣“四清”“社教”工作隊。那時父親當任副團長、團長職務。文化大革命開始,父親曾被批鬥過,軍管會成立才把父親抽到生産組抓農業生産。

    1970年父親進了“五•七”幹校,楊叔叔也是幹校的“學員”。這期間父親任幹校革委會副主任,但一直負責抓生産。到保山地革委、地委成立,父親又當任副主任、副書記,也一直分管農業。

    02

    70年代樣板實驗田從平地到收割楊善洲都親自參加。楊江勇 供圖

    爲了抓糧食增産,解決老百姓吃飽肚子的問題,父親先後在板橋、大保場搞水稻、小麥高産試點。在大官市、姚關將台山搞農業學大寨樣榜。在板橋抓噸糧田建設,爲突破畝産噸糧,父親帶領廣大幹部、群衆大搞農田水利基本建設,爲奪高産,父親領著搞水稻、小麥,拉線條播試驗。爲解決農家肥不足,還進行稻田養萍。水稻、小麥條播的方法至今一直沿用。

    胡耀邦總書記視察保山板橋時指示:板橋人均5分田,單靠高産不行,五小工業要發展。總書記走後,父親及時召集板橋基層幹部認真研究,板橋便率先搞起了“五小工業”,後來發展爲社隊企業。父親就是這樣全身心赴在糧食生産上,成了名副其實的“糧”書記。

    楊叔叔告訴我,父親在擔任領導幹部的幾十年生涯中,從不與“人鬥”。

    父親楊善洲由于長期勞累,身體很差,但他卻始終惦記著農田建設,仍堅持邊工作邊服藥……

    1976年末,父親楊善洲爲抓農業、水利,乘車到瓦房,然後帶領一行人,爬山涉水從瓦房走到汶上,又從汶上走到瓦馬,再從瓦馬過江到上江,一路上還看了不少的農田、水利建設工程。

    這次的徒步遠行,一路艱辛,生活沒有規律,飲食酸、冷、硬,跟他的老秘書因此病倒。

    于是,地委辦公室從秘書科把楊光傑叔叔抽出來給父親當秘書。

    “老書記對秘書的要求不高,一是單身漢(家屬子女不在保山城),隨叫隨走;二是身體好,吃得苦;三是要隨時帶一套行李在車上,便于下鄉使用。” 楊叔叔回憶道。

    于是楊叔叔從1976年底至1979年9月期間爲父親當秘書。這段時間父親任地委副書記,仍然分管著“促生産”的工作。

    “老書記曾對我們說,抓農業、抓生産不會錯,不要怕,大膽幹,中央不是要求既要‘抓革命’,還要‘促生産’嘛。糧食增産了,老百姓吃飽肚子才是實事,于是他繼續帶領幹部群衆開展轟轟烈烈的農業學大寨運動,大搞農田、水利基本建設,繼續到大官市、將台山搞坡改梯。”楊叔叔回憶道。

    03

    楊善洲走在茁壯成長的森林像自己孩子一樣健康成長心裏樂開了花。楊江勇 供圖

    在姚關將台山,父親要求工作組甩開膀子,做出樣子,劃出兩畝多的一塊坡地,由工作組成員手挖、肩挑造梯地。

    一天傍晚,楊叔叔趁父親和工作組的隊員們吃飯去了,就留在後面給推土機師傅說,“幫大夥推一下吧,我們手都挖起泡了。”沒想到,當父親吃飯回來看到推土機在堆,就嚴厲批評了楊叔叔:“你們這種幹,老百姓不佩服,工作組必須硬幹”。

    收工後,父親要回家一趟,楊叔叔讓車子送他一程,父親不要,楊叔叔要求和他一起走做個伴,父親也不讓,就一個人走了。可第二天天剛剛亮,父親就返回到了公社,楊叔叔給父親端來洗臉水,想著等父親刷好牙,他也剛好能洗好臉,就能趕上出工了。誰知父親忙著出工,刷牙也來不及用牙刷牙膏,含兩口水一吐就出工去了。

    楊叔叔回憶,那時和父親下鄉沒有床,多是住在樓板上,弄些稻草作鋪墊。“老書記的行李只有一床被子(黑色土布被、蓆子,沒有褥子),他跟我說,要過到50歲才墊褥子。”楊叔叔說,“在姚關的那段時間,正值冬季,非常冷,我把我的褥子鋪給他後,沒想到他又把褥子鋪還給了我。”

    在大官市搞坡改梯,父親與大隊幹部一起吃住在坡地,挑燈夜戰住公棚,睡得一身的虱子。在大保場,爲了試驗雙季稻,大年初二就帶領大夥試種早稻,太陽落山也不收工。

    04

    楊善洲看到自己種植的果樹已經挂果可高興了。楊江勇 供圖

    “有一次到山腳村生産隊檢查包谷施肥的情況,他發現固肥土的勞力不足,就叫人找來鋤頭,要我跟著固,而他卻獨自一人去了其他隊檢查。我看看太陽落山了仍不見他回來,就打電話到各大隊詢問,都說來過一趟,走了。直到天黑,他才騎了輛自行車回住處,單車上加了一把水蜜桃枝條。原來,他一直步行到了施甸縣城,剪了些水蜜桃枝條,然後到縣委辦借了一輛單車回來的,縣委辦要派車送他不要,也不叫他的專車去接。第二天要我去還單車,他自己又忙著去爲老百姓嫁接水蜜桃,我騎單車去,步行返回不少于13公裏。”楊叔叔回憶說。

    父親由于長期的勞累,加上長期跑鄉下,飲食不規律,在大官市、將台山搞農田基本建設期間,經常吃硬飯、冷飯,導致消化系統嚴重紊亂,已經到了吃米飯,拉出來的還是米飯的程度。

    “組織上強迫他到昆明治療,但病未痊愈他就回到了鄉下。並悄悄地告訴我他已找到了秘方,只要經常服點雞內金就好了。于是讓我給他買來並加工,把雞內金放在瓦片上烤,再舂成面,然後用水吞服。此藥其味難聞,又腥又臭,他吃後經常反胃嘔吐,吃不下飯,睡不好覺,身體很差,但他卻始終惦記著農田建設,仍堅持邊工作,邊服藥。” 楊叔叔說。

    在父親楊善洲臨終前一周,前秘書楊光傑去看望他,他仍在關心著大亮山種植核桃的事……

    在當父親秘書三年的時間裏,楊叔叔從沒見過父親上理發店,多數時間是在地委大院相互理,自己洗,下鄉時就在公社找人理。他也一直同大夥在一個大食堂裏吃飯,飯票、菜票都是他自己去買,從來沒有讓人爲他買過飯菜票。有時地委開會設有會議夥食,但他從不參加,他也不讓住保山的幹部參加,爲的是節約開支,出差從來不報出差補助費。

    “在跟老書記當秘書的三年時間裏,我們之間的相處是同志關系,沒有上下級隔閡,當秘書不用爲他洗衣服、被子。”楊叔叔說,“有一次我母親牙壞了,我想請假回家帶她到保山裝口假牙,老書記卻主動讓我母親坐他的車去看病,母親暈車,一路嘔吐,弄髒了座位,老書記卻絲毫不在意,直說:“不怕,不怕,水沖沖就幹淨了。”

    2002年,楊叔叔下鄉過姚關時見父親在路邊搭車,就請他同車到施甸。車上,他對部分幹部的表現很不滿意,對楊光傑叔叔說:“現在的一些幹部都變了,吃酒不醉,打麻將不睡,不辦實事,工作不會,怕苦怕累,這與黨的三大作風很不相稱。光傑,退休後你就來林場報到吧,接我的班,開山種樹,修橋補路,做點好事。”後來楊光傑叔叔退休後被單位繼續聘用,去林場的事也就擱淺了。

    微信圖片_20190808150026

    楊善洲在爲他種植的果樹壟土。楊江勇 供圖

    但有一次,父親卻找到楊叔叔,要楊叔叔幫他買些塑料袋。“我問他要塑料袋幹啥?他說不少部門支持過大亮山的開發,我要用大亮山的果實回報他們。”楊叔叔說。

    2009年,在父親病重期間他再一次找到楊叔叔,讓楊叔叔幫他找美國核桃的樣品,他要在大亮山上種美國核桃,但核桃未種,他卻住進了醫院。“臨終前的一星期,我到醫院看望他時,他仍在關心著大亮山種植核桃的事情。”楊叔叔說。

    00300826014_caeb11c2

    慈祥睿智的楊善洲。楊江勇 攝

    “在我看來,老書記是個官,但也是個很平常的老倌。他樸實無華、任勞任怨、不求有功、但求無過,清清白白爲官、堂堂正正做人、踏踏實實做事、光明磊落,他大事不糊塗,小事不計較,憑良心辦事。”回憶起作父親秘書的點點滴滴,楊叔叔這樣說,“一個人做點好事並不難,難的是一輩子做好事,老書記就是一輩子做好事的人。他退休後的二十多年間,一直實踐著‘要爲家鄉做點事,修橋鋪路,開山種林’的諾言,綠化荒山五萬畝,修橋鋪路數十裏,經濟價值三億多,造林後保持了幾十個村寨的水源,這更是無法用金錢去衡量的,‘春蠶到死絲方盡,燭炬成灰淚始幹’,老書記就是我黨的一條春蠶,更是照亮家鄉的一支巨燭。”

    聽了楊叔叔述說我的心再次一陣一陣絞痛,內心的敬仰和父親所吃的苦交織在一起,淚水不知從何落。

    作者 楊善洲三女婿楊江勇 記錄  楊善洲前秘書楊光傑 述說

    責任編輯:錢秀英 編輯:段紹飛

    網友評論

    今日推薦

    推薦圖片

    推薦視頻

    返回首頁
    相關新聞
    返回頂部